展X

以后主更文——16.09.09
摸鱼子博【ZeStone】
不在微博更新
**
评论都有看!谢谢你的喜欢和关注,我会继续努力!

—— [喻魏]警 察X警 察

*喻魏双警设定/只是为了看喻队叫老魏“魏sir”/特别短小/无脑肉渣…慎重点/第一次写字母情节,请多包涵

 

 

喻文州隔着警服勾画魏琛身体的线条,手指在胸口摩挲,下半身半跪在魏琛双腿之间,时不时用膝盖轻轻顶他。

魏琛受不了这种“肉麻”,狭窄黑暗的空间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。

喻文州慢吞吞地解着魏琛的皮带,再以更慢的速度解决自己的份。

魏琛烦道:“你小子磨叽什么!”

喻文州笑笑:“魏sir,‘手残’的回礼。”

魏琛一噎,嗐,这不还记着那声嘲讽的仇!

喻文州不再作声,用动作悉心提升魏琛老脸的温度。

双手熟练地套弄前端,另一只手还在胸口流连,指尖在凸起不停地打转。片刻后待魏琛快达到顶峰却停了动作,捏住欲望不让快感登顶。

“放手。”魏琛声音有些许沙哑,他舔了舔嘴角,口干舌燥。要命的是喻文州在胸前的手并未停下,间歇性的揉搓使他接近崩溃。

“魏sir。”喻文州突然俯身到他耳畔。

魏琛感受到粘稠的气息喷在耳上,头下意识往旁边挪了挪,又被喻文州贴得更近,更紧。彼此的距离仿佛要融成一体,喻文州说了什么他没心思去听,脑中只剩下近,热,还有强烈的欲望。

喻文州对他的走神不满,手劲发狠。

魏琛回神,还没来得及请这位祖宗对他的命根子多加珍惜,喻文州刚才讲的话接了片。魏琛张嘴,讲不出话。

喻文州说,魏sir,求我干你。

 

魏琛短路。

喻文州耐心很好,等待他的回复。

魏琛结结巴巴:“干…”干他娘的!一句话愣是说不出口,这老脸搁不下。

喻文州补充道:“文州。”又紧了紧手。

魏琛吃痛,目光下移,登时又没了气焰。

大概是想起棒子给多了,得来点甜头,喻文州手开始上下运动。魏琛开始喘气,手又猛地停下。

魏琛:“……”


感受到魏琛的烦躁与无奈,喻文州笑着回视。

魏琛无言。

欲望的膨胀冲垮理智最后一道防线,即便被黑暗包裹,喻文州看不清他的面孔,魏琛还是抬起手用手背遮住脸。

“文州,干我。”

大鱼上钩了。

喻文州抓住魏琛的右手,在指背轻吻。

“Yes,sir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TBC-

评论(7)
热度(99)
返回顶部
©展X | Powered by LOFTER